行业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美版《与恶的距离》枪手进小学轰死女儿 父研

日期:2019-06-09 10:35 来源:未知 作者:h1205714224
老派假文青

2012年,美国桑迪胡克小学发生一起枪击案,夺走20个孩童与6个大人的性命,枪手亚当蓝札当场自尽,为美国史上死亡人数第二多的校园枪击案。里奇曼的女儿阿维尔当年六岁,幼小生命不幸葬送于此,尔后里奇曼夫妻创立了阿维尔基金会,疗伤之余也致力寻找枪手的犯罪动机。

遗憾的是,2019年3月25日,里奇曼选择自尽,投向死神与女儿。


▲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

时间回到2012年,发生事故以前,里奇曼在製药厂工作,他与太太亨塞尔都是科学家。

在女儿身亡后,「为什幺有人会走进学校杀害孩童呢?」是夫妻两人唯一的想法,他们百思不得其解,决定自己找出答案,于是以宝贝女儿为名,建立了阿维尔建立基金会,该机构致力于脑部研究,透过募款与倡导推动计画,试图让民众了解背后更多的犯案动机, 讨论枪枝管制外,还需注意精神疾病。

有些同为意外失去儿女的家长们也有类似的想法,包括2007年维吉尼亚理工大学校园枪击案的受害者家属约瑟夫。


▲维吉尼亚理工大学校园枪击案。

里奇曼认为,枪手的犯案动机和脑神经科学有关,他在杀人时缺乏悔意,是因为没有同情他人以及感受痛苦的能力,背后的反社会人格、暴力倾向并不是犯人个体的错误,而是整个脉络的问题,属于生物学的一部分,源自于大脑的病变。

举例而言:大脑中的杏仁核决定了情绪反应,从分析结果来看,罪犯的大脑杏仁核表现异常,导致他们无法看到行为决策的后果,在屠杀时也就没有怜悯不捨的能力。

于是,学界几乎一面倒的想找出「社会问题中的暴力行为」究竟从何而来,几乎占据了相关研究的重心。

但里奇曼的想法不同,他着重的层面是「生理反应」,视脑神经反应为一种「生理现象」,他认为研究的重心应该放在检验这种反应的过程,但许多人都只想知道暴力犯罪者的大脑会出现怎幺样的状态,以便去辨识暴力潜在者。

里奇曼了解大脑结构后,得知特殊的神经迴路模式会驱使兇手行使极端暴力,可惜他无法找到办法解决这种生理反应,成日在这种矛盾中挣扎。他将所有的心血投入在这项任务上,直到上周选择自尽。

another suicide. another human being lost. survivors and families of victims are left grieving and sometimes the trauma, grief and sadness eats away at them. we must do better by them. my heart is broken. #sandyhook https://t.co/paclmlxqxy

— linda sarsour (@lsarsour) 2019年3月25日

在里奇曼过世后,有支持者建立了gofundme页面,用以支持阿维尔基金会继续运作。